《就这样慢热地活着》:生命的真意在从容过程中。也许你慢下来的时候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挤不进的世界暂时别挤,不需要盯着别人的脚步,迷失了自...——3年前

alice2020 最近发表的……

你爱的是他爱你的感觉

文:这么远那么近摘自这么远那么近《我害怕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在爱情中我们总是记得甜蜜和受伤,对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历历在目,可曾想过爱的温暖...

3年前
alice2020

这么远那么近: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

文:这么远那么近摘自这么远那么近《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摘要:为何要走得那么辛苦,才能达到远方。为何要经历过恐惧甚至毁灭后,才能获得解脱。生的失败...

3年前
alice2020

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为什么?

每个人的一生,只能由自己去独自体验和完成,是自己生命之旅的撑船者。是的,“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田禾《就这样慢热...

3年前
alice2020

就这样慢热地活着 田禾

《就这样慢热地活着》:生命的真意在从容过程中。也许你慢下来的时候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挤不进的世界暂时别挤,不需要盯着别人的脚步...

3年前
alice2020

苏美:如果你经过3个男人,你就不想经过第4个了

(原名:123的故事)摘自苏美《倾我所有去生活》  我来讲三个不同男人的故事。其实,男人并无不同。那我就讲讲三个男人和我的不同故事。  事情是这...

4年前
alice2020
alice2020 最近评论的……

评论了 alice2020 发表的 你爱的是他爱你的感觉

文:这么远那么近摘自这么远那么近《我害怕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在爱情中我们总是记得甜蜜和受伤,对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历历在目,可曾想过爱的温暖...

摘自《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开头写错了。。。。

3年前
alice2020

评论了 alice2020 发表的 就这样慢热地活着 田禾

《就这样慢热地活着》:生命的真意在从容过程中。也许你慢下来的时候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挤不进的世界暂时别挤,不需要盯着别人的脚步...

做一个孤独的散步者。在喧闹、混杂的生活中,你应该与你的心灵和平相处,尽管这世上有很多假冒和欺骗,有很多单调乏味的工作,和众多破灭的梦幻,它仍然是一个美好的世界。田禾《就这样慢热地活着》

3年前
alice2020

评论了 alice2020 发表的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毛路 连载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里,记录了作者身边的一些朋友,和那些在江湖中偶遇却不再相见的奇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他们都是生命里的笨蛋,不愿意遵循...


摘自毛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

(一)

巴黎之行可以说是场“意外”。那时候我在汉堡游荡,离回国时间不到一周,本打算跟朋友一起去柏林转转。定票的时候,当时的老板打来电话,让我去巴黎帮她办点事,报销路费和酒店。于是我伙同朋友去了巴黎。
那些著名的景点就不必多言了。就算我想多言,也言不出来,我们只是坐在游船上,挨个儿“哇”了一下各种威武雄壮的建筑。
巴黎带给我的“哇”很多。比如刚跳下长途客车,就有一件不明飞行物欢腾地飞过来迎接我,吓得我哇了一声,定睛一看是零食袋。跟着人群往车站外面走,各种垃圾散落在垃圾桶周围,过道里还散发着一股尿骚味儿,我当然不会承认那无法抑制的亲切感顿时涌上心头,好熟悉的感觉……当旁边的德国朋友发出哇哦的感叹时,我默默地鄙视了他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一出车站,轮到我哇了!这这这……不是国贸吗?
从“国贸”走十来分钟,就到了我们的旅馆。旅馆附近有家小咖啡厅,装修得非常牛逼,为什么说牛逼呢,因为看上去就跟没装修过一样。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鹰钩鼻,稍微有点驼背,眼里总是带着笑意,看起来很面善。我们每次路过,都会进去喝杯可乐。天气太热了,店里没有空调,没有冰咖啡,吹着老式吊扇,咕噜咕噜来杯冰镇可乐,便成了我们每天傍晚的最爱。
老板委托我办的事,最终由于对方公司的失误而没有办成,不过这倒让我多出了半天的空闲时间。在巴黎的最后一个下午,该去哪里?旅游指南上的各种介绍,令人眼花缭乱,里面的风景照片一张更比一张美,似乎都在搔首弄姿地喃喃:选我!快选我!我跟朋友的选择性障碍症同时发作。
窗外骄阳似火,朋友望了外面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要不……要不我们去那家咖啡厅吧?”

(二)

咖啡厅的老板围着不算太干净的围裙,他为我们端来可乐时,我跟朋友笑呵呵地对视了一眼——要是他知道自己这家咖啡店,在两个二百五游客心里,打败了卢浮宫、凡尔赛宫、协和广场和巴黎圣母院等著名景点,不知有何感想?
店里的客人并不多。我们旁边坐着一位穿着套装的老太太,她点了小杯的特浓咖啡,抽着烟跟咖啡店老板用法语聊天。
我跟朋友用英语交谈。朋友背后坐着一对老人,正用德语交谈着。天气虽然很热,但这里却没有一点浮躁的迹象,一切都沉浸在某种懒洋洋的安逸里。包括我自己,所有人的心情似乎都很好。
朋友突然笑了。他压低声音跟我说:“后面的人在讨论我们呢!”
我:“啊?”
他:“他们刚才在猜我们是不是情侣,现在在猜我们是哪国的游客。”
这种情况,一般人笑笑就算了,但我那朋友不是一般人,二百五朋友回头,用德语回答:
“我是德国的,她是中国的。”
夫妻俩愣了一下,接着尴尬地笑了。但我那二百五朋友,从来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只要有人对他笑,他就会理解为:你看,他们挺喜欢我哒。
于是他们接下来就开始对话,滔滔不绝。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已经被朋友拉起来,坐到了两位老人旁边。老太太一头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色保罗衫。作为一个老太太,她身材可以说是相当好。老头子的发型跟老太太有点像,只是发量要少很多。他布满皱纹的脸上,却有一双年轻人的淡蓝色眼睛,忽闪忽闪的,顽皮而明亮。
老妇人用英语问我:“你会说德语吗?”
我说:“一点点。”
老头子:“那我们都讲英语吧。”
我礼貌地笑笑,回答好。
我在头脑里搜索着适合跟陌生人聊的话题,二百五朋友开口道:“呵呵,你们喝什么呢?”
“啤酒。你们呢?”两位老人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子。
“可乐。” 我们晃了晃手中的可乐瓶子。
“妈的,好傻逼的对话。”我在心里说道。
“妈的,好傻逼的对话。”老太太说。
然后大家笑了。
老太太说:“你们是情侣吗? ”
朋友反问:“你们觉得呢?”
“我老公觉得你们不是,我觉得是。”
朋友说:“你老公是对的,我们是朋友。”
“你们结婚多少年了?”我问。本以为会听到一个长得不可想象的答案。
“一天。”老太太说,脸上挂着孩子气的微笑。
“哇!”我忍不住惊呼。

(三)

来巴黎之前,我曾决定绝不在此地提及浪漫与爱情,因为关于它的浪漫传奇已经太多太多,我只想感受一下别样的巴黎。当老太太将巴黎形容为“每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都应该来看看的地方”时,我就知道,在巴黎,就算你躲着浪漫这东西,它也会在冥冥中找到你,像一朵悄悄开在窗下的花,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推开窗户,就能闻到它的气息。
“你觉得自己是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绝对是!”老太太回答。
“你第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有男朋友是十七岁的时候,但要说真正地坠入爱河……四十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男人,特别到我想跟他过一辈子。那次恋爱让我明白,之前的那些都不叫恋爱,只是一些追逐与被追逐、迷恋与被迷恋的游戏,都是为了让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而已,跟真正的爱情没多大关系。”
“然后呢?”朋友问。
“然后我们离婚了。”老太太笑。
我瞟了一眼老头子,看起来他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老婆提到前夫。
为了保险起见,朋友还是问了一句:“你不介意吧?”
老头子说:“一点也不。他们的故事可有意思了。”
“离婚的时候,其实也挺痛苦的,互相都还有感觉,就是过不到一块儿。”
当我听到具体的离婚原因时,差点就喷了——政治意见不合。她说到关于德国政治的地方,我没太听明白,反正他俩支持的政党不一样。后来想想,其实也正常。
那次离婚后,老太太单身了将近十年,然后遇到了老头子。德国有很多园艺爱好者,有些家里没有花园,或者花园不够大的人,会到别的地方另租上一块地,在里面种花养草,他俩租的花园正好挨着,慢慢地两人就混熟了。老太太和老头子在一起十一年,头一天刚登记结婚,巴黎之行算是度蜜月。
那天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说再见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兴许会写本书,把我在旅行中遇到的有趣之人都写进去。
老头子问,你会写到我们吗?我说,当然。当然,那只是顺口一说。

(四)

北京,炎热而浮躁的傍晚。电脑上弹出一个聊天窗口,二百五朋友问我在干吗,我说我正在写在巴黎遇到的那两位老人的故事。朋友说,没想到你真的会写。我说,我也没想到。那不打扰你了,朋友道。
老太太柔和而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一句又一句,我已经分不清当时哪句话在前,哪句话在后。零星的聊天碎片散落下来,我烦躁的心情也逐渐平静。
——中国有个说法,有种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放屁!要是嫁给谁都会幸福,爱情还有什么意义?
——您别误会,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样的女人懂得自己给自己幸福。幸福不是目标,而是种能力。
——哈哈哈哈(有种被鄙视的感觉),我相信有些女人,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女人要是跟一个不对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绝对不会幸福。再有幸福的能力,也会被错误的婚姻磨光。 嫁对了人,不一定会幸福,因为有些人就是不懂幸福;但嫁不对人,肯定不会幸福。所以,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你说得太绝对。
——嗯,可能是绝对了。也许你们的文化能造就那样的女性。佛陀不是也说过,幸福源自内心吗?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真的嫁给谁都会幸福,那不叫女人,叫女圣人。
——当初离婚的选择,是不是很艰难?
——离不开爱情,不代表离不开男人。越是真正离不开爱情的女人,越有勇气离开一个错误的男人,越有耐心去等待正确的那个。所谓错误的男人,就是无法让你幸福的男人,或者只能让你幸福一阵子,而不是一辈子的男人。舍得下错误的男人,才有机会邂逅正确的那个。
——您别介意我问个问题,对于一个热爱爱情的女人来说,十年的单身生活是不是很可怕?——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我一直知道自己会遇到“那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一直都拥有爱情。他来之前,生活也可以跟他来时来后一样激动人心,充满乐趣,因为等待幸福,也是一种幸福;时刻做好准备去迎接爱情,也是一种爱情。只不过有时候一不小心,就准备了十来年。

“你觉得我是‘那个人’吗?”老头儿乐呵呵地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日子还长着呢。不过我希望你是。”
两人温柔的对视, 我至今记得。

4年前
alice2020

评论了 alice2020 发表的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毛路 连载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里,记录了作者身边的一些朋友,和那些在江湖中偶遇却不再相见的奇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他们都是生命里的笨蛋,不愿意遵循...

最幸运的事(下)
摘自毛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一个人能给予你的真正安全感是,就算没有了这个人,你也能拥有精彩的一生。感谢父亲,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女人一生中最幸运的事,莫过于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一)

林子常常跟我说起自己的父亲。我觉得,孩子对父母的最大褒奖之一,便是常常提起他们,并且口气没有抱怨和不满,而是感激与关爱。林子说起父亲时,便是这样。林子的父亲从没想过在女儿面前,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男人的形象,他反而并不忌讳暴露自己的缺点。正是从他身上,林子看到了男人的种种脆弱与疲惫,智慧与可爱。这也造就了林子的两性相处哲学:尊重、理解与宽容,并坚持自己的原则。林子说,很多男人其实比女人更脆弱,只是他们不愿意像女人那样,把自己内心的脆弱表露出来。每个男人心里都住着个小男孩,这句话很有道理。
父亲也教会了林子,应该相信爱情,但不应该把自己的幸福寄希望于男人身上。林子说:“我父亲其实比较反感那些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但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就算我决定成为他反感的那种人,他也会尊重和支持我的选择,并给出建设性意见。”
林子曾经就是一个“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她和初恋在两人一次大闹后破裂,接着她很快进入另一段感情。之后,便是那段八年的感情,以男方移情别恋而终结,对方随即后悔求复合,林子没再给他机会。第四段便是现在与大熊的幸福进行时。很多人都觉得这第三段感情是林子最后悔的一段,其实不是。林子说:“虽然最后我们结束得不愉快,但我们互相爱过,给彼此都带来过欢笑。那八年并没有白白浪费。”林子真正后悔的,是自己的第二段感情,因为这段感情中,没有感情可言,她选择进入其中,只是因为受不了一个人面对失去初恋的痛苦与失落。那一段,被林子视为“目前为止,人生最大的污点。因为自己很自私地利用了一个无辜之人”。林子选择分手的时候,对方很受伤,为此林子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初恋刚终结那会儿,林子还不懂父亲说的“只有能直面痛苦,并且不惧怕拥抱孤独的人,才会拥有最美妙的爱情”的含义,她只知道,失去人生第一段爱情,心疼得要死。她父亲对她说:“林子,爱情将来还会有的。就算你离了男人活不下去,你也必须记住:男人是你自己挑的,所以幸福还是掌握在你自己手里。”

(二)
有这样一位父亲,林子成为今天的林子就不难理解了。林子小时候,高年级有个“女老大”,整了个“不良少女帮”,一帮人经常去欺负她班上的某个女同学。这种处在生物链最底层的人,谁都可以欺负,甚至是其他那些常被人欺负的同学,也会去嘲笑她,欺负她。有次林子看不下去,站出来替这个女同学说话。她并没有因此成为英雄,相反,第二天,“毁三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同学加入了女老大那个帮,跟着女老大一起欺负林子。
林子很难过,回家哭诉。听完事情的详细经过,林子的母亲说,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真是活该。不过既然这样了,老林,你明天买点礼物,去学校找老师谈谈吧。
林子父亲把她拉到一边,说:“别管你妈怎么说,这件事你做得对,就算结果不如人所愿, 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那位你帮助的女同学,她做得确实不好。但她做得不好,不代表你做得不好。也不要太怨她,她也有自己的难处。我去跟老师谈也没用,这种事情如果老师能管得了,也不会发生了,不是吗?”
“那我该怎么做呢?”
“明天你去跟他们说,人多欺负人少,算屁本事,有本事放了学去×××地,打群架。这事儿千万别告诉你妈。”
林子提到打群架的时候,“女老大”脸上跟打了鸡血一样,立马答应了。她肯定在想,林子这样在学校默默无闻的女生,能叫上多少人呀。“女老大”把她的小妹们召集齐了。当她们冲到×××地时,当场就吓尿了。
林子父亲带着一帮人,拿着扁担、铁锹和各种“家伙”,齐刷刷地站着。这些叔叔都是林子父亲的朋友,虽然平时都一副文雅范儿,但在一帮小屁孩面前,这种场面已经不得了了。当然,林子的父亲他们并没有真正动手,但从此以后,再没人敢欺负林子了。之后,那帮人每次见了林子都点头哈腰,左一个林姐,右一个林姐的叫。
这就是林子的父亲,不管什么“社会准则”,总是以她最需要的方式关爱她、支持她、帮助她。林子说:“我妈跟我爸,其实在教育问题上最大的区别就是,我妈一直是在以她需要的方式爱着我,虽然我知道她是出于好心,但常常让我觉得很累;而我爸,他一直在以我需要的方式爱着我。”

(三)

林子常常有些惊天动地,甚至是“毁三观”的举动和想法。这正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她从不随波逐流,人云亦云,遇事总是尽量接收多方面的信息,再加以自己的思考,然后才去判断。如果觉得自己掌握的信息不够齐全,就选择不判断。就算被人骂没有立场,她也无所谓。甚至有时候,当大家对某件事的评论,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时,她仍然敢提出相反的观点。有时得知她因为一些观点,在网上或在生活中被骂后,我会忍不住劝她,有些东西,即便你说出来,很多人也不会懂的,只会误解你的话,扭曲你的观点,何必呢?遵守一些世俗规则,可以为自己省去很多麻烦。林子说,我来到在这个世上,不是为了给自己省麻烦而活,而是为了成为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而活。而人最大的虚伪,莫过于说的跟想的不一样,做的跟说的又不一样。
恐怕只有当一个人强大到一定地步,才会有此随心所欲讲真话的底气。
林子总是言出必行,说到做到,或者做到了再说。那次从大理回来后,我三天两头嚷嚷着要开自己的公司,而林子第一次提到“自己的公司”这个词时,她自己的公司已经运营两年了。
我发现,一个人想干一件事时,嚷嚷得越厉害,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就越小。比如那些天天在网上发状态,嚷嚷着要减肥的朋友,见了面都不用我开口,她们自己就会哀怨道:“哎呀,我又臃肿了!”倒是那些之前只字不提“减肥”二字的,一见面,哟,已经瘦成林志玲了。

常常听到有姑娘说:“我要找个能给我安全感的男人。”
林子说:“一个人能给予你的真正安全感是,就算没有了这个人,你也能拥有精彩的一生。这便是我父亲给我的安全感。失去他,我当然会伤心,会痛苦,会怀念,但我还是我,我照样会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而有意义地延续下去。失去大熊也一样。感谢父亲,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女人一生中最幸运的事,莫过于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4年前
alice2020

评论了 alice2020 发表的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毛路 连载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里,记录了作者身边的一些朋友,和那些在江湖中偶遇却不再相见的奇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他们都是生命里的笨蛋,不愿意遵循...

最幸运的事(上)
摘自毛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好多人都这么说,能有一个好丈夫是女人的人生之大幸。其实更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好父亲。这个世界上,觉得他是个好父亲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

(一)
她的名字叫林子。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讲过关于她的一点故事,之后陆续被问起这个故事有没有后续。
对我来说,一个故事讲完了,就是讲完了。每个人的生活都在继续,后续肯定是有的,但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即使在另一个故事中,大熊出轨了,林子跟他离婚(大熊并没有出轨呀,这是假设情况),我仍旧坚信女人之间没有战争可言,如果一个男人足够爱我,在小三成为小三之前,他自己就把她斗跑了。林子也是。她跟我说过,就算是为了大熊,她也不会去跟别的女人斗。如果真有人把他抢跑了,她也不后悔。当然,我不觉得有任何人能抢跑他,林子是个非常特别的姑娘,我想大熊还没有笨到看不到这一点。
世界上有这样的夫妻,无论最开始相爱的原因是肉体欲望,物欲吸引,还是精神渴望,最终他们之间的爱会上升为对彼此内心的爱,这种爱不会随着容貌老去而消退,反而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愈发浓烈。我见过的那些拆不散的夫妻,他们之间都有这样的爱。但具备这种爱,并不代表拆不散。按理说,如果一个人拥有这样的爱,他就不会冒着失去此生挚爱的风险去享受一时的欢愉。但仍旧有人原意去冒这个险,因为他们总是被原谅。有些被欺骗的人,总能找到原谅对方的理由。而所有这些理由里,最让人心疼的无非“爱”这个字。“我爱他,所以就算他欺骗了我,我也无法离开。”在爱情面前,有多少人的自尊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人在爱情中,无非扮演了两个角色,一个是奴隶,一个是主人。
爱情的“奴隶”通常把爱情视为一个目的地,千辛万苦走到了这里,就舍不得离开。所以完全受其控制,任凭它折磨自己,宁可继续做那个被侮辱与被伤害的人,也不愿解放出来。而对爱情的“主人”来说,爱情并不是目的地,而是一条路,一条通向幸福的路,并且不是唯一的路。所以当一段爱情变得不幸时,他们也懂得扭头就走,去尝试其他的路。
当然,无论是爱情的奴隶,还是主人,那都是个人选择,只要是心甘情愿,都无可厚非。我很佩服那些真正甘做爱情奴隶的人,他们就算是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也伤得心甘情愿,但我更佩服那些即便为了爱情,也不做奴隶的人,比如林子。
她说:“大熊是个好人,无论他跟谁在一起,这一点都不会改变。他要是离开,我也相信他有充分的理由说明我们不适合。对我来说,两人要是真的不适合,分开才是最好的结局。大熊也是这样想的,他坚信我不会离开他,但要是某一天我打算离开,他也会让我走。我俩都觉得,一段感情得双方觉得适合才能轻松愉快地走下去。就算一方觉得适合,另一方觉得不适合,那还是不适合。我心里也清楚,我们现在适合并不代表一辈子都适合,路还长得很,而人又总是在变,也许是退,也许是进,将来还得看我们变化的步调一致不一致。”
“要是将来发现不适合呢?”
“那还是分开好。感情这事,我将就不了的。我也不想大熊将就。”
没有人不想好好的,幸福着。关键是,不幸福的时候,我们如何选择?感情就像鞋子,合不合适,只有穿的人知道。合适自然不用说了,但不合适的时候,该怎么办?其实谁都不敢保证后面还有更合适的。有些人就算双脚被鞋子磨出了血,也舍不得脱下;有些人不管那么多,不合适就脱下。未来是未知的,脱下以后,或许后面的鞋子很合脚,或许更不合,亦或许后面连鞋子都没有。
有勇气脱下鞋子的人,也不用去鄙视那些不愿意脱下而愿意将就的人。因为任何一次勇敢的选择,都有可能让你的人生大赢一把,也有可能让你输得更惨。脱下鞋子的人,其下场不一定好过没有脱下的人。每种选择都有其优势,也有其代价。千言万语,不过四字,愿赌服输。 而有一种人永远都不会输,他们是真正的勇敢之士,能承担自己的选择带来的最坏结果。他们就算光着脚,也能忍着痛,把人生余下的路走得很精彩。

(二)
林子跟大熊结婚了。
看着她发给我的结婚照,我不禁感叹:“遇到大熊,一定是你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林子回答:“好多人都这么说,能有一个好丈夫是女人的人生之大幸。其实更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好父亲。这个世界上,觉得他是个好父亲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
我明白林子为什么那么说。林子的父母曾经是众人羡慕的郎才女貌组合,两人结婚后,父亲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一般人找小三都找年轻漂亮的,那个小三比林子的母亲还大好几岁,而且长得也远不如林子她妈。从那以后,林子家里有段时间特别不太平,直到两人离婚才消停。当然,之前也不太平。两人的“三观”差距太大,特别是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林子的母亲是强硬派——因为我是你妈,所以你必须听我的;而父亲则是讲道理——如果我没道理,就算我是你爸,你也不用听我的。
离婚后,两人又都再婚了。双方过得都比原来好。母亲的新老公是个老实人,很疼老婆,对林子也不错。这边两人一起观赏喜闻乐见的新闻联播,那边两人一起探讨曼杰什坦姆。虽然母亲对前夫那个“渣男跟小三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的结局,一直耿耿于怀,但也仅是耿耿于怀而已。她对林子灌输的各种“仇恨教育”完全没起作用。
林子每次听人说她爸不是个好父亲时,她就会说,你又不是他女儿,你凭什么这么说?对方说,因为他找小三,他抛妻弃子。林子说,他没有抛弃我,只是不跟我住一起而已。但对我的关心,丝毫没减少。至于找小三,这能说明他不是好父亲吗?最多只能说明他不是好丈夫吧。
我说:“林子,你父亲能有你这样的女儿,也一定觉得很幸运吧!”
林子说:“哈哈,也许这正是他作为父亲的‘阴险’之处,是他把我塑造成了一个让他觉得幸运的女儿。他教会我不要随意评判他人的生活。他从不轻易评判我的生活,所以我也不轻易评判他的。常听到一些孩子一边埋怨父母总是评判自己的生活,一边又对父母的生活指手画脚。
“更重要的是,我父亲教会了我思考的乐趣。生活中很多复杂的事情,如果你懂得换个角度去思考,就会发现,其实并没那么复杂。你觉得一件事复杂往往是因为你扯上了其他的事。比如我父母离婚这事儿。我跟我母亲,就是母女关系,我跟我父亲,就是父女关系,他们离婚只是夫妻关系闹崩了,我跟他们的关系照样没变。 所以在离婚这事上,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也有人问过我,难道你就不渴望有个完整的家吗?我说,要是这个家里的人,过得很不开心,完整又怎么样?我现在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我觉得挺好,挺完整的。”
我说:“林子,你错了。”
林子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两个人觉得他是好父亲!”

4年前
alice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