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讲述优酷和一队18岁少年纠纷的文章《少年不可欺》正在朋友圈刷屏,这支18岁少年到底做了什么?他们如何从天空拍摄了“地球”呢?看看他们的自述吧。

2014年7月22号 当我第一次跟GreenD说起我的计划 跟大多数人一样 对上太空的想法感到惊讶 但当我跟她详细讲解后 不到20分鐘 我们就已达成共识 这次计划的费用平分 拿出一次勇气 勇敢一次 即便付出后一无所获 於是我们著手筹备了这次计划。

经过一个多月的準备 查阅大量相关的视频图文资料 等待所有设备的到齐 安装以及调试装置 让俩数学烂成渣的熊孩子也得去关注一些专业参数 有些难题 与到时安装发射的问题 所以决定再扩大团队 有了PANDA、Severus、以及 HANG、Michael 加入 準备期间SEVERUS与PANDA付出了很多 协助我们製作设备 购置材料 风里炙晒著 感谢他们一路的支持。

在筹备过程我们被打击 被嘲笑於这个想法的提出 与其说是天方夜谭 更像是一群熊孩子任性的无稽之谈 这也许是长辈眼中我们的模样。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号黎明 属於我们的时刻到来 团队一行六人 选择在城市地标上 发送这一个月以来的心血。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顺利 出现了预想中的一些情况 由于设备总重过重 气球气量未充足的原因 第一次发射失败了 我们不得将所有设备遗弃 只剩相机与GPS 这一次 它成功的急速上升了。

气球的座标在发射后九分钟固定在无名码头 我们认为他已经坠毁 内心焦急 在烈日下搜寻 炙烤了一小时未果 正当我们反覆检查设备 陷入无助之时 GPS突然跳转到了距离我们所在城市三百公里外的地方 失联后的欣喜让五个熊孩子不顾一切开始了追气球的故事。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驱车三百多公里
单日里程近六百公里
只為寻找掉落的设备
我们怀揣著复杂的心情
前方有什麼
我们并不知道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路边挺拔的树丛

正午透过林荫叶子缝隙洒落的光斑

路途中车里累趴的搭档

车轮与沙石的摩擦声

爬山涉水
开到荼蘼
求助当地居民却因语言不通难以交流
微弱讯号无疑是雪上加霜

直至天色渐暗 最终 当日还是无疾而终 搜寻无果 归途不断转弯的盘山省道 晕眩难耐 然而途中偶遇到蘑菇状的粉色星空云 就著闪电的轰鸣声 下起倾盆大雨 几欲击裂车身。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不断出现的新意外 无限延误的回家时间 几个熊孩子一个个忍著被家长催促归家的连环电话 一路无奈的走走停停堵车长龙 车油几经耗尽 直到凌晨一点半 才结束了这天的全部计划。

我们从零到有
从未知回归到已知
从发送升空到一千公里的搜寻
失联过 绝望过 无助过 到最后的復活

20个小时间
路途中的所见所获
还是让我们足以心安地说
是的
我曾触碰过我们的梦

9月4号 在修正一天后 我决定一个人再次踏上寻找的路途 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应该就在地图显示的位置上不远 所以隔天 我搭乘火车前往河源 路途週转。

用了八个小时到达那个已经有些熟悉的村庄 我提前印发了寻物啟事的传单 分了几张给村民 那时天色不早 已近六点 我还是选择穿上水靴 进到水稻梯田中寻索一番 终於 那在梦裡无数次出现的画面 就在眼前内心甚是激动 第一时间将信息回馈给团队 那一晚 我们同样开心。

那麼经歷了这一切
我们得到了什麼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我们得到了一段难忘的旅程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记录下了
我们的故土的全貌
消除了原有的那些对我们的质疑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拍摄到了之前只能
在NASA看到的图片
证明了 只要有梦
再大也不会怕丢人

这一刻

我们实现了 所谓不可思议的计划
就是 我们儿时对著天空时的幻想

《追气球的熊孩子》与《少年不可欺》

我们怀著感恩的心
感谢这所有美好的一切
二零一四年的暑假即将结束
熊孩子团队也即将各奔东西前往求学道路
选择在生育我们的故土上进行一个个充满争议的创作

我们不后悔
不停止脚步
是的 我们来自小城市
爱幻想 但依旧努力把想法转化為现实
这就是我们的态度
感谢团队 感谢善良与热情的村民

  • yiyivianyiyivian喜欢了这个话题
  •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