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其实是在讲“孤独”

人类为什么相爱、结婚、繁衍、创造?本质上都是为了抵抗孤独。

人是多么的孤独。孤独又是多么的难以描述。有的人有很多朋友,微信上有很多联络人,每天跟不同的头像说很多话。却还是很孤独。有的人有很多爱人,有很多孩子,有很成功的事业,可是还是孤独。也许相爱、结婚、繁衍、创造,都解决不了孤独的问题,只能帮助人们分散一点注意力,让我们暂时忘了自己是孤独的。

我经常能在人群里感受到他们的孤独。说来可笑,这让我觉得自己倒没那么孤独。面对面坐着吃饭,说着客气的话,说再见时松了口气,把身体调整到舒服的姿态。做完了爱,一起躺着看天花板,床尾的手机震动,谁也不好意思去看谁的手机响了。上班,在qq群里分享早上在地铁里与陌生女孩的相遇,被大家嘲笑太怂,想反驳时被老板叫去开会。再也想不起来所有这些时刻,只念叨要结婚,要有孩子,要实现自我价值。要被许多人注视,最好是记住。

有些人受不了孤独所以崩溃了。他们令人害怕。他们会在地铁上向你没有廉耻的讨要东西,他们会在路上拦住你向你发出神经质的笑,他们会循环往复重蹈覆辙飞蛾扑火。他们是社会的排异反应。因为不能隐藏自己的孤独,他们成了最无能、最龌龊、最幼弱、最令人不齿的家伙。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人,不会毫无节制的宣泄自己的孤独。

在这个世界上,大家普遍认为,只有把孤独隐藏的毫无破绽的人才是赢家。发明了“战胜孤独”这个词组的人和发明战斗系文艺语境的人一样野心太大。而发明了“享受孤独”这个词组的人太可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孤独是房间里的大象。只有勇敢的人才会承认,我很孤独。是承认,不是说出。一旦说出我很孤独,性质就起了变化。人是多么的奇怪呀。明明每个人都很孤独,却不能讲出来,只能心照不宣的结成联盟,制造出很热闹的气氛。每个人发一条微博,大家相互点赞,好像就是一种解决方法。

那些有见识有勇气的人却在一块很小很小的角落里独个儿表演,用微妙的方法(比如二进制)向其他人传达孤独是什么。他们在竭力将孤独有形化,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Hi,你看到了吗,这个叫孤独。他们很善良的没有问,你孤独吗?他们也没有说,我很孤独。

Interstellar里面,宇宙飞船上的两个人去第一个探险者的星球勘察,回来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打开门,留在飞船上的黑人正在挤牙膏,看到他们怔住了: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这一句包含多么巨大的孤独。更孤独的是,他已经习惯了他的孤独,他们却回来了。

我看Interstellar看得非常难过,不是为了父女情,是为了电影所表达的巨大的孤独。在这个主题上,科幻有其他东西所不具备的大尺度,没有比科幻讲孤独最能让人感到孤独了。Gravity也很孤独,那种孤独是浩淼的物理空间层面的。Interstellar不仅仅在空间的维度,也在时间的维度,甚至是维度与维度之间表达了这种孤独。若非科幻,我们只能看那些人群里的微妙的孤独(镜头一拉就变成了矫情)。只有科幻,才能把孤独具象化,让我们感受到孤独的分量。

只有科幻,才能让我们可以在非修辞的层面把世界、地球、星际、银河、宇宙、时间、维度这些无比浩瀚的词语和一个人,仅仅只有一个人,一起谈论。只有在科幻里,一个人才有可能肩负起整个人类命运的责任,而不是一个国家,一个部队。当一个人真正和世界上所有其他人都不一样时,所有人才能清楚的看到,他显而易见的孤独。也就意识到了自己的。

人类为什么不在不可抗拒的命运面前束手就缚?为什么要去做那些明明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知道孤独不可避免却仍然试图和一个人相爱?因为相信未来,相信光明,相信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这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我认识一些我很喜欢的人,但并不需要和他们保持联系,只要知道他们和我一起存在在一个时空,就在世界上另一个地方生活着,就觉得足够了。这是一种奇怪的纽带。大概人们用相爱、血缘、信仰的方式去和另一些人发生关系也是在制造一种纽带。这种纽带没法抹消孤独的存在,只能提醒我们还有别人同样孤独。

马修·麦康纳不顾一切要回到地球和女儿在一起,安妮·海瑟薇坚持强调在恋人那里有着最稳固的生存证据,都是这些纽带在提醒他们,在孤独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很孤独。Interstellar没有说出什么伟大的东西,马修·麦康纳不是英雄,没有一个人是英雄,他们只是很孤独。

http://www.douban.com/note/453959568/

  • seawing1984seawing1984喜欢了这个话题
  •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