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下的飘絮

  吃过午饭,走出食堂。想着回宿舍去取眼镜,迷离着眼睛奋斗了一上午,几斤晕厥,所以无论如何下午都必须请来“眼镜大人”。想着便走了出去。一路向北。

  从昨晚开始北风呼呼的刮着窗子作响,害得我好晚才睡着,一宿也没怎么睡好,一大早还要起来升旗。真是有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滋味!我知道老天这是要动真格的了。果然今早起来,就见细碎的雪花如头屑般试着威风。早起上班的人们也不得不积极的配合着,瑟瑟的卷起了身子,脑袋也钻进了帽子里,不敢探出“龟头”!就这样在凛冽的北风下我们升完了国旗,蝇语般哼完了雷死人的厂歌。

  待到中午,雪花长成了榆钱般大小。干燥的,飘落在身上也不觉得湿润。北风仍是照例的肆意的刮着,刮得雪儿们也跟着肆意的轻歌曼舞,煞是自在极了。突然间一个欣羡的念头闪过脑海。此刻我多么想自己就是那片片雪花,划过高空,飘落在地上。而且还可以在落地前,绕着圈降落。即使粉身碎骨亦是冰清玉洁!这样想着的时候,一阵大风顺着坡路迎面吹来,吹得我步履维艰,吹得我瑟瑟发抖,吹得我如此no娇小的身躯,几近倾斜!莫非,我这样的女汉子也可以上演“弱不禁风”!哈哈,不由得笑了起来。好在快到了宿舍楼下。我发挥了下女汉子的“淫威”,顶着烈风,赶紧的钻进了“大方盒子”里。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的整个身子。

  由于午休时间极短,取了眼镜,便没有大澄,只身下了楼。继续穿梭在寒风的雪林里。仰着头望着雪花,看着她们活泼可爱的模样,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的喜欢!咦,怎生好个奇怪。南方头顶上那个清亮的“玉盘子”,是个啥东西。尽管我近视了,但伴我成长了那么多年的不离不弃老友,我还是记得的。朗日下的雪景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在东北念书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不过那时是真心觉得讶异的。尽管那时我用了“奇葩”两字解释了这一现象。没想到却是冤枉了它呢!

1个回复

    好细致的描述。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