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

暴雨中,我们厮打着。倾盆的雨水,浇湿了我们的衣裳,红艳的血水流淌着。已经到了筋疲力竭的时候,急促的白雾顺着我们的喘息喷出,没人愿意先放开手。

终于体力不支,滚到在一处,大肆的喘息,白雾喷出,即刻就消失在寒凉的冬雨中,没有丝毫的痕迹。地上却是血红一片,雨水,血水,泥泞搀杂一起,狼藉不堪。

我很软弱选择了打架,打一场即便是赢了,也改变不了局面的架。也许,我只能依靠这场厮打来卸除我周身的愤怒,还有无奈。让这点皮肉上的疼痛止住我内心无奈的痛苦。

即便在寒冬,暴雨中,我也感觉不到半刻的寒意,愤怒和厮打已经让我血液不住的在沸腾,对手已经挣扎着跌跌撞撞的爬起身,我不想在继续这场战斗,望着他也同样破碎扭曲的脸,他的眼睛没有愤怒,只是一点点的怜悯。

PS:纯粹文字,不用多想。 Symphonic Black Metal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