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香的香水

去年的时候看了《香水》,我本不爱看充斥暴力谋杀以及香艳的片子,那个电影却让我深感意外,暴力谋杀都有,但从头到尾都是放置在香艳的色彩里。我一口气看完,镜头还都留在脑海里,时不时地冒出来,比如在我买鱼的时候,我总想到主人公出生的那段。介于这样的悠长的回味,我找来书看,看得不用心,零碎地看,花了小半年才看完,看完之后又觉着美,觉着思维缜密,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真大。

书中印象最深的是主人公最后的自我毁灭,回到了自己出生的脏乱差的菜市场,然后被众人分食。主人公终其一生在追逐最美的香水,当那天终于来临的时候,主人公确是怅然若失的,高处不胜寒么,还是梦想的感觉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太大的距离。他的一生都像一个巨大的追梦记,那种天赋赐予的追寻过程中的痴迷热情,让观众和读者都能轻易地饶恕追寻过程中的犯罪。

很多人都以梦想的名义追寻着具体的食物,具体的某种感觉,甚至动物原始性里的对于权利的掌控。聚斯金德把这样的追寻做到了极致,带有现实的魔幻主义色彩,那神奇的香水几乎是可以掌控全世界的。而主人公成长历程中的各种缺失又是极致的缺失,丑的容貌,跛的脚,甚至连气味都没有,继而又被一次次地抛弃,被一次次地利用,极致的缺失渴望着极致的丰富。

可惜的是最终的追寻大概在主人公看来不过也是一场空,最终极的对于人的控制无法给他带来多少的愉快,最后他选择孤独的自我毁灭。这样的场景还会让人联想起中举后癫狂的范进,想起《红楼梦》里许多的一场空。

最近的我还在读《红楼梦》,读中医,又开了口子读《庄子》,偶尔还琢磨一下佛理。我想知道即使是生命到头就是一场空,我们该怎么填满中间的空洞与无意义,快乐才来得持久些。如果喜悦需要内心持久的建立,这个内心该怎么建立才好。如何致远,怎样宁静。

大约是有了丁点儿的感悟,以前总觉得结果好一切都好,现在慢慢觉得过程里的全力以赴热情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论跟思考更让人着迷,结果倒显得无足轻重。想起很早前看杨丽萍的一个访谈,她说她来世间就是看细微变化的,去好好感受的,去感染别人的。说得很棒,以至于我很多年都没有忘却。我也该有杨丽萍的态度,明确着自己的使命,建立自己的评价体系,安抚自己内心的大神跟小孩,随它外界的评价体系如何折腾。

电影里与书里,主人公对于情感的欠缺实在让我看得心生不忍。回到现实,会觉得比较之主人公,我们生活得都很好,情感体验都不会缺。换个角度想,如果主人公能得到足够的珍爱,追寻的脚步会不会慢下来,自我毁灭的过程会不会不那么坚决。最能温润人心无非就是那些平常无法感知,缺失后觉得无法呼吸的情感体验,不是么。最香的香水又怎样,最大的梦想又怎样,最快的追逐步伐又怎样。

我喜欢这个作者,也喜欢这个导演。

1个回复

    可以买来看。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