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咧

某周末 午后的阳光照射着街边慵懒的野猫 它似乎很惬意 我从它身旁走过 没忍住 踹了它一脚 然后它惊恐的离开 我淡淡的笑了 罪过 罪过

穿着一身运动装备 吼着去爬山 到了山下 然后 就逛街去了 买了本
韩寒的 还有本 法英中的《小王子》 然后看不懂 然后就换成了《海贼王》
上车前 回望了一下岳麓山 想象自己已经爬上去的感觉 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每天坐车公车 戴着耳机 坐着11个站回到家 从车窗玻璃看到的是一样的灯光 玻璃随着路灯的远离 忽明忽暗 那是它的情绪
在深圳的凤凰山上求了一签 仕途会很厉害的样子 然后回来上班 技术合作公司的人全部撤走了 只能说 其实是真的很准啊
步入1月 失眠就一直伴随 到了凌晨3 4点 生物钟就开启鸡血模式 然后到了7 8点 就开启死狗模式 眼睛从迷离 恍惚 淡黑 浓郁黑 淡青 已无力回天

该说什么
28又出差去了上海 不过似乎没有在青海那么过得好 这样我就放心了 又背着她去吃了好几次大餐 只是没了拍照的兴趣 突然发现我拍她 只是想在她欺负我的时候 晒出去赚点击量的法宝 瞬间释然
然后去看了小黄人2 的首映 萌呆 萌呆
又没搞清楚预售跟预订的意思 然后一股热血的买了艾薇儿广州演唱会的票 不然就可以滚去武汉武汉看了 还可以来一碗热乎乎的热干面与养一只活的小周黑鸭
作为一个女子 似乎脏痞话太多 于是突发性的在领导面前生演了几次 在领导震惊的眼神什么中看出 我得改变脱口而出的一些问候语 这个很重要

1个回复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