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的我在哈哈镜后面

你看见的我在哈哈镜后面

我想也许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拿着哈哈镜吧。用来随时伪装自己。有时候看得久了忘了拿下,便也用哈哈镜看了别人。等到老了要见上帝的时候,那些过往的片段就变成了一生的电影让自己和别人观看。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吧,无奈,得志,失望,高兴,所有的表情统统都到了电影里面。

就是不知道上帝会不会写观后感。也是,就算写了也不会有人看到。人们这时候会不会在想上帝是什么样子的?上帝是用什么语言与灵魂交流的?上帝会不会是个老花眼?毕竟他已经活了这么久。

每每晃荡到一个地方总是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向西落下。要走的时候,合影留念。

如果每个人都能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理想下午也许就不会那么累了。

等到半身已陷黄土的时候就不会遗憾了。

寻找很难,等待很长。所以害怕它在哪一天出现,自己却不知道它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漫无目的地走,看看周围,听听人声。

雷电交加的时候,来不及撑伞,急急地找一处屋檐躲雨。要是遇到一个谈得来的人就更好了,在雨中的屋檐下畅谈乐事,连雨停了都不知道。

这些东西我只是想着,却从来没有遇到。躲雨倒是有过几回,可惜人太多,又嘈杂。说的无非也是“雨好大好急”之类的,雨停便一哄而去。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个城市的节奏。不喜欢色彩斑斓的夜生活,不喜欢电视上的明星换了一茬又一茬。不论这个时代怎样现代,我始终都在后现代。

明天,晴天。后天,晴天。今天,小雨。

一到下雨天,我就会想起南方五月多雷雨的天气。雷一声一声卷来,地面好像活生生被劈开一样。红红的土壤被冲刷出一道道痕迹,聚集的雨水里也添注了红色的泥土。

在雷雨天你会不会坦然地走在路上?一个人撑着伞,雨水溅在鞋子上也不在意?

如果今天没有雷电只有雨,你又会不会撑伞走在路上?雨不小,又很急。如果这时候风很大呢?

你大概不会穿雨衣。你可以走路,搭公车,很多方法,那么你是会带伞的。毕竟,在这种天气下,雨都是连绵不断的。

雷声会接二连三地响起来,有时沉闷,有时突然。

这个时候我会站在窗前看着天空,有时候天都黑透了,只能看到灯光朦胧的样子。如果刚好在图书馆,我就会站在书架之间,挑选我喜欢的游记和散文,然后在靠窗的最后一排书架后面静静让时间流过。

跟我谈得来的朋友都是喜欢书的,他们不都是文艺的,我喜欢大家互相分享的样子,我也因为他们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喜欢邮戳,各种各样的邮戳。

记得,有一种说法,是站在男性的角度上说了一句话:男人恋物,女人好奇。说实话,我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不是每个女人都是喜欢看热闹讲八卦的肥师奶。我倒是觉得,恋物与性别无关,倒是与成长环境和经历有关。

我过于宽泛的保护欲又开始发作了。我也很无奈。

不过,网络的作用就是,说了一句连自己都不知道对错的话,被成千上万的人传来传去,最后,连自己都相信是真的了。我只是提醒自己,不要被片面言论所迫害而已。

我想我这种逻辑,怕只有我自己接受得了了。

  • 迦南迦南喜欢了这个话题
  • 15个回复

      ALANALAN 楼主

      杂乱感,很抱歉造成了阅读的不便。请谅解~

      已推荐^_^

      ALANALAN 楼主

      谢谢~

      仔细看了你的文字,好舒服。今天下了点儿雨,不过心里毛绒绒的(^▽^)

      姑娘,喜欢你的文字。我真的也是一个安静的人。

      所以总是有所期待,却又自甘寂寞。

      ALANALAN 楼主

      自成世界的独处,我们其实都是简单的人。

      男人恋物,女人好奇。

      恐怕是这样的^_^

      喜欢这样的文章。

      不知为啥,读来有亦舒的味道,你文字的功底不浅嘞。———好吭的酱油叔。

      忘了说,时代会变,潮流会变,但一个人的风格很少会变。坚持自己的与众不同,大叔的理解来看,不是时代超越了你,而是你不想紧近而矣。

      就做简单人吧,我无数次都这样想,也觉得庆幸,我算是…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个城市的节奏。不喜欢色彩斑斓的夜生活,不喜欢电视上的明星换了一茬又一茬。不论这个时代怎样现代,我始终都在后现代。

      同样的感受。

      我想我这种逻辑,怕只有我自己接受得了了。 很多让你都有一些或者很多这样的感觉 其实不然 就类似于你看到一些文字 你会觉得可能是自己写的 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 一定还有一个另外的自己 这样你就不会感觉孤单

      @tico7 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另外一个我。

      赞。

      男人恋物,女人好奇。

    登录 后发表回复。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