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 今朝 2014年8月5日 下午10:52

有些时候会忽然想起“理想”,“抱负”之类的词语,然后陷入长久的回顾与失望之中,难过得无以复加。

那么长久的时光里,除却从前学习成绩排名靠前以及偶然赢得比赛给予过我浓烈的成就感外,似乎也便真的再没什么值得我骄傲满足的了。

高考失利的时候,仿佛天塌下来一般绝望,“我只能这样了,我已经完了”,这是那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如今回过头看看,天始终牢牢在头顶,我也并没有从此一蹶不振,如今的日子绝对算不上糟糕。生活总是这样:世事往往不尽人意,却又总是好过最坏的想象。

爱也爱不了,恨又恨不起。

我总是在猜测好奇,三年五年后的自己,又将是以怎样的姿态游走于社会之中。除了熟知的乐观,积极,快乐这样的词汇,还有此刻我头脑里正闪现的诸如妥协,失望,颓丧这样的隐晦阴暗的词。我并非自视甚高或者怎么清傲淡漠的女孩子,只是有那么一些东西,从一开始就在骨头里生了根,一寸一寸成长,浸润在血肉里,不可根治并且无法回避。我想要的生活,我希望的模样,和父母亲人期待的未来。

我的父亲,母亲,把我保护得这样好,投注我几乎他们全部的热切与情感,当然还有比之更满盈的企望。恍惚之间,他们的期待渐渐不再那么热烈,失望接壤而来。这样的慢性变质果然令人倍感压力,甚至恐惧,也或许是更类似于愧疚的复杂情绪。我总是这样的,还没开始就已经预估结果,谋划退路。难过与失望暗自生长,在每一次想象与现实出现落差的时刻。那些酸涩的,灼烫的情绪,都是汁液饱满的浆果,随时可能爆裂,声势浩大,令人措手不及。

I just wanna cry. 我也想要嬉笑怒骂,我也想要彻底叛离,我也想让一切不那么混乱。

想与生活握手言和,想化干戈为玉帛,我只是尚未找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