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fay ibfay 2014年3月13日 下午3:14

晃在外面的日子-不记下来会忘记1

2013年 10月 法国 Annecy1

去之前总有朋友告诫法国很乱, 到了法国发现上海来的我们见惯了人民广场早高峰陆家嘴的晚高峰。

法国挺好的, 挺安全,挺安静。

清晨的街道上总有飞飞停停觅食的胖鸽子晃悠着。
路边总有牵着小狗笃悠悠的溜弯儿跑步的。
空气里总也能飘着几缕可颂面包和咖啡的香味。

尤其安全的是法国小镇,坐着TGV从巴黎直接到Annecy。
高铁上人不多,所以我和朋友倒头就睡着了。

到Annecy是晚上十点半的样子,我俩开心的聊着明天的行程拖着行李走出了地铁站。
在我拿出地图准备找旅店的时候我的朋友惊叫一声“啊呀”
我们俩个没头脑把朋友借来的相机留在列车座位的行李架上。。。
而那两列车已经用法国速度缓缓驶向下一站。

看着车站里稀稀拉拉的人和空空如野的站台值班室。
朋友直冲站台而去,我留在了原地看行李。

半小时后朋友欢喜从站台里欢蹦的出来

对我说:“相机已经在来得路上了”
“下一站回来的路上?”我问。

“恩,我们一下车车上工作人员就发现了,就安排它坐回程车到遗失站台做登记。”

“法国人还是有效率的嘛”

“赫赫,是的亚。在上海老早被顺走了。”

“嗯,运气好的运气的好地。”于是我们就在耐心的在值班室门口等待。

到了十一点半左右,就看到一个穿这制服的乘务员和站台管理的老爷爷笑嘻嘻的提着相机包朝我们走过来。

我们夸他们速度快,老爷爷也很搞笑的说:“你们是我看到最快来领失物的比失物到的还早阿”。

“哈哈哈,谢谢你们”

填了登记表,核对了座位号。
我们谢了又谢站台工作人员才出了站台。

半夜里站在本个地球远的法国的陌生小镇的路口,我们出奇的安心。
一点也不急着找酒店,托着行李箱慢慢悠悠地开始欣赏起了夜景。

店门大多关着,但门口的灯有些却亮着混着路灯。
这里的夜很暖。

拿图地图我们在路口开始辨别方向。
书店,药店,超市用这些在地图上找东南西北。

可能是小镇上亚洲人不多,尤其半夜连个女孩托着硕大的行李箱扎在路口叽里咕噜的说着中文还挺扎眼的。
不一会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就过来问“Hey girls, need help?”
我们那个开心啊立刻把酒店地图往大叔面前一塞“thanks, we are looking for this hotel. any idea where is it?”

凑近才发现大叔一身酒气,心里突然发了慌。
胡子大叔看了地图,转了个向朝着门口的马路一指说:“看这就是地图上这条路,我们在这。你们要找的酒店在那儿。从这里开始至走到了第二条马路左转。。。对对。。右转 然后你们在直走到了—……%¥# avenue再右转 就能看见你们酒店了。”

他说的很慢我们听得很认真以至于一直皱着眉也没察觉。
大叔看了看我们的表情以为我们没听懂,然后笑了笑凑近了点放慢了语速又说了一遍。
说:“看这就是地图上这条路,我们在这。你们要找的酒店在那儿。对马?这个知道吧。”
为了表示我们在follow他说的 我们猛地点头。
然后“从这里开始至走到了第二条马路左转。。。左转哦,不是右转也不是朝前走是左转。左哦。”然后大叔边说边拍了拍我朋友的左手。

我朋友没见过这架势,凑的又近还醉酒还拉唠叨叨。
便用上海话说“阿尤,爷叔是切醉特勒法。”
我便follow着大叔边笑着用上海话回同学:“没事,宁嘎好心怕我们听不懂。”
我们就耐着心等大叔有重复了一遍,然后立刻笑着说:“懂了懂了 知道的.非常谢谢你。
”。

拿回地图就准备要走,大叔在边上嘀哩咕噜起了法语还一天灿烂的傻笑。
赫赫,好吧。法国人民你们很热情。
即使意识半清醒的状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