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4年1月30日 下午9:22

这是除夕夜。
我觉的眼睛有些疼,不过还好,慢慢也会习惯这种阵痛,越来越担心自己的眼睛问题,照镜子的时候也很害怕看见自己两只眼睛不一样大,看电视看电影看黑板看从远方驶来的早班巴士,上面的字迹像被水浸过的墨迹。

假期没有几天了,原本说好的化学只补了一节课,至于作业,除了效率极低,还有是错到不忍直视的基础题目。很担心自己的成绩啊,上一次的一百名并不是真实的,我自己心里最清楚。

夏天就要来了,那些被蝉声浸泡过的日光,被冰激凌拥抱过的碳酸饮料,以及即将离开这里,踏上未知旅程的我。对未来的不确定,对现实的无力感,对梦想的遥不可及,对拖延症的无可奈何,我真的很怕,但没有选择。

爸爸,谢谢你打来祝福的电话。我不会再许下什么诺言,我只做给自己看

新的一年,注定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扼住命运的咽喉,我可以的,我不会让讨厌我的人,我讨厌的人 过得比我好。

假期剩下几天,甩掉旧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