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从一个人的旅行开始

Kwanz2 个评论 • 2011年11月6日 上午12:59 • 5,292 次浏览

新井一二三的聪明,在于将旅行提升到了独立人格的高度,这对中国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作为不多的能用中文写作的日本女作家,新井的旅行游记《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自然显得与众不同。

独立,从一个人的旅行开始

此书的价值在书中序。作者关于旅行的思想体现在那不长的文字里。首先她认为富裕的衡量标准不一样,对旅行者来说,有钱未必就富裕,自由才最重要,比如脚的自由,想去哪里便去那里。但新井也认为,旅行不能缺钱,至少得有一张机票钱,还有吃饭和住宿的钱,哪怕住小旅馆,吃糠咽菜。最重要的,她最后说了一句——能够独立旅行是独立人格的标志。这句话很有蛊惑力,也有思辨力,确实是一句好话。

不过书的内容,相对于作者的《我们这代东京人》和《伪东京》,要显得稀松平常很多,对文明的反思也少,尤其是作者内心深度的忧虑感时常看不见,只得意于年纪轻轻便去旅行。书算不上坏,也谈不上有多好。有一个问题到可讨论——旅行文学与我们脚步的距离。

桑塔格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对旅行的反思》,对18世纪以来的旅行文学做了一些分析。她说在很多旅行文学里,异国他乡不是被说成世外桃源,就是被说成蛮荒之地——希望与幻灭总是交替出现。现代游记里反复出现的主题是对现代社会造成的破坏表示愤怒,和对往日的逝去表示追怀。桑塔格说,旅行者无非是从穷地方到富地方去,或从富地方到穷地儿来,旅行本身就是反常。

就像新井自己说的,旅游的本质,也许始终是在回避现实。看别人的游记,默默体味,在内心跟随作者都未尝不可。不过很多读者,受了旅游杂记的蛊惑,偏要随着别人的脚步重走一次,多半会失望。风景没变,但看风景的人变了,眼中景自然就不一样。真正的旅行者,听从的是内心的声音,不会让别人的游记绑架我们的脚步。

旅游和旅行的区别在于,旅游重在游,玩的意味更重,偏于看新鲜。旅行则不同,重在行,用脚步丈量地球,并不介意所到之处有没有游客,是不是风景胜地,哪怕是荒村远宅,风餐露宿,是旅行家来说,都是大自然的赏赐。

别轻易说自己是一个旅行者,就算按照新井的路线重来一遍,你我顶多就是一个游客,到此或者到那儿一游罢了。

真正的旅行者,有地图就足够,甚至地图都不要,更别说要书了,一切都在脑子里。

内容简介

人为什么要去旅行?是要忘记现实?还是要面对自己?
新井一二三,从14岁搭上第一趟长途火车开始,有机会就想往外闯,往外飞。
离乡背井踏上北京遍游中国,进入中欧迷宫、见识古巴、越南,
甚至移民加拿大,到香港工作,她游走异地十年,得到了什么?
一个道道地地的东京人,日文是她的母语,中文写作是她疗伤自我的方式,
在香港被叫“文化杂种”,在台湾出版了十七本书,在东京朋友笑她穷,
她目瞪口呆,为什么理想生活不能就是,旅行,旅行,再旅行?
当年勇敢无惧的少女,单枪匹马,像一颗孤独的行星,
走向国境边界,走向流亡者的故乡,布拉格是昆德拉的,古巴是海明威的,香港是张爱玲的,
花费最多机票钱,说最多外国话,多少次飞越太平洋……
其实真想要明白的是,幸福与自由。
现在全家的护照换了一本又一本,下厨的料理有各国菜色,行李箱贴满入境贴纸,
年轻时的远走高飞换成了家庭组织,照样推婴儿车携家带眷跨洋飞,
生活什么都可以变,但不可改变的初衷,
必定是,下一趟旅程,要去哪里?

关于作者

新井一二三,日本东京人。
她用中文创作,写时差一小时的日本种种。
写土生土长的东京家乡,写一切可爱的日本人。
她用母语日文创作,写对中文着迷,好象谈恋爱。
写和中文生活的魅力无穷。
她开始中文教学,要把对中文的热情,继续发扬起来。
她和先生都是专职创作者,一人写鬼怪小说,一人写散文。

本书目录

序 是的,还是要旅行的
往世界飞跃——启程
竹子窗帘面条之路——中国
北国之行——加拿大
流亡者的迷宫——中欧
热带的诱惑——南方
孤独的行星——越南
青春期结束——澳门香港
故乡的月亮——日本
雨林的亲子——冲绳
马沙台风——台湾

  • DistanceDistance喜欢了这篇文章
  • 下一篇:

    2个评论

      坏坏 来自iPhone

      新井,我喜欢

      catshinecatshine 来自Android

      想像她一样,可惜不行……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