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朵和卡卡

如果现在有人当这是一部拙劣电影,按下静音键,单看画面:莫小朵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坐直在沙发上背部并不依靠着沙发,这是一种最糟心的坐姿一点也不舒服,跟现在的处境一样,一点都不舒服。顺着她拧紧的眉毛下方暗涌情绪的视线看过去,那是在地上气愤地蹬着腿滚来滚去的卡卡。好了,可以打开音量键,是吵闹的大哭大动作,那是专属于小孩子的尖锐哭喊,气势如虹可以把屋顶盖掀开了又盖上的小孩子独特哭喊方式,是钻破耳膜无数次直达内心,刺激着想把这个小孩抓起来殴打无数次好清静下的直觉。

莫小朵和卡卡

把画面定格往前倒退几分钟,按下播放,生气的卡卡拿着塑料铲子对着莫小朵指着,往后一倾斜,是作出往前敲打的前奏动作,在落下之前,莫小朵夺了去,狠狠的反手打在卡卡的小腿上,卡卡声嘶力竭的大哭,带着坏情绪在地上折腾着翻滚。

画面往后快进几分钟,播放。莫妈妈拿着盛好的粥,加了细心剪碎的蔬菜,小心搅拌,用汤匙舀了一小勺,吹凉了喂给坐在儿童椅上依旧啜泣的卡卡,卡卡冲着莫妈妈气沉丹田地大喊了几句,莫妈妈假装生气实则半哄着说:“奶奶对卡卡这么好,卡卡还对奶奶这么凶,这样对吗?”沉默了一会儿,莫小朵用舒服的横躺方式横尸在沙发上,心里在打鼓,他娘的,这卡卡会不会真记恨上了。正想着呢,卡卡语气坚定的大声说了“坏姑姑!”莫妈妈“噗”的一声就笑出来,卡卡继续说“爷爷奶奶快把姑姑抓起来打!叫公安车过来把姑姑抓走!”

他娘的,公安车都出来了,这他妈的还是老娘抱着你看路上的公安车教你说这是公安车,专门抓坏人的,你个小兔崽子学得真他妈快。莫小朵“蹭”的一下就从沙发坐起来,瞪着眼睛看同样回头瞪着自己的卡卡,怄气这件事从来不区分你是30岁还是3岁。

莫小朵气得踱来踱去,打开落地玻璃门,走去阳台,天上还下着小雨,地上已经有了一整片的小水洼,面色尴尬的又折回来,看着扭头看自己的卡卡,想到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坏”字加上称谓这种威力十足的谩骂,居然自己无师自通还他妈套在老娘头上了,气得自己又再一次走去阳台,莫妈妈好心提醒“雨天了走出去,进来记得擦鞋”,莫小朵扮冷静“屋里太热,我吹吹风不出去”,莫妈妈在身后淡淡说了句“那顺便把空调关了好伐啦,真的是太‘热’了”。

莫爸爸曾经说卡卡跟莫小朵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莫小朵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我生的。

姑姑和侄子,好像不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更像是姐弟。

莫小朵和卡卡

说道姐弟,不知道我们的小时候,是不是也一样是个天使和恶魔并存的矛盾综合体,后来想想,虽然我们长大了,但也并没有多和谐。

如果追忆起来,记忆的宝箱会让你看到故事的开头。做个不怎么有耐心的观众拉动进度条到最开始,播放。

莫小朵小时候是出了名的暴徒,可以追着卡卡的爸爸莫力桑整整三条街还不带喘,黄昏的石板小道上就哐哐哐的一阵暴打附和着莫力桑的哭喊声。在重男轻女的观念尘嚣而上的小镇,从来没有人敢说莫家是主流之家,邻居们曾进屋看到许多奇奇怪怪的画面,莫爸莫妈并没有多加阻止,于是在邻里心中的世界观里砸出一个大坑。

画面一:莫小朵翘着二郎腿吃着碗里满满剥好的粉红石榴,而莫力桑跪坐在莫小朵的脚下用铅笔头在纸上一笔一划写着“姐姐永远是对的”,家里这样的文字随处可以见,连莫家的走廊转角也经常可以发现“姐姐吃饭我洗碗”,还有“最大的瓜给姐姐”后面跟着不一样的字迹“最傻的瓜是莫力桑”。

画面二:总有那么几个安静的清晨,气沉丹田的莫小朵式喊叫让镇上的猫狗鸡鸭被动接受了节育。“力桑,我要纸!!给我纸!!我在拉屎!!”,邻居们曾投诉过,莫小朵后来学乖了,上厕所的时候,就让莫力桑端着小板凳坐在厕所门口,手上拿着一沓手纸,兼职陪聊。他们隔着厕所的木板门聊过很多很深邃的话题,譬如:“老李家的龙眼到底是谁偷走的,为什么没给我们送一点来,懂不懂江湖规矩,抓到了一定要neng死他”。“你说昨天那只瘸了腿的蜻蜓,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不好好吃饭怎么飞起来。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噢,你担心它会逃走?放心,我早就把他翅膀弄折了,不用担心。”“……”“姐姐你说是奥特曼厉害还是水冰月厉害?”“那你说是我厉害还是你厉害?”“噢……”。

画面三:安静的清晨,气沉丹田的莫力桑式喊叫让刚下的鸡蛋里的小鸡破壳而逃,“姐姐,我要纸!!我要纸!!”。循环播放。邻居以为莫小朵不在,然而有人在厕所门口的池塘边看到莫小朵气定神闲地在捉鱼……那天莫妈妈洗了一下午的莫力桑的裤子。

后来是时光飞逝,场景不断变换,莫小朵一个人上了大学,一个人挣扎着奋斗事业,像是只身度过了许多荒谬的时光,而莫力桑早早辍学,混迹社会赚钱,姐弟俩都忙活在自己的生活里,好久没有一起聊深邃的话题。后来莫力桑带回来一个女人,生下了卡卡。于是剧情开始剧烈反转,像是先前欺负了多少次莫力桑,这回要被讨债讨回去。

莫小朵一直觉得长大后自己变得很沉着冷静,在职场上呼风喝雨淡定指挥的能力好像可以拿来佐证自己的成熟,应该是和以前不一样了的。

没想过生活会送给自己三个字:然并卵。

莫小朵和卡卡

卡卡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动不动会过来拍打试探下莫小朵的态度,看莫小朵会不会跟他玩起你追我躲,抓抓耳朵挑衅试探莫小朵的底线在哪里。莫小朵抓狂起来会直接像之前的画面一样抓起来打。

夜晚,疲累的莫小朵把卡卡洗干净了用洁白的大浴巾包裹起来,望着这个明明可以当小天使,非要靠逗比的白粽子不自觉笑起来,把他温柔放在大床上穿上小小的衣服,开始逗他。

莫小朵指着自己前两天撞到桌子角的膝盖淤青说“这是今天卡卡打的,痛痛”。

卡卡迅速爬过来,小声囔囔着“我看看,我看看”。用小手指揉了下淤青处,猝不及防的,他亲上了淤青处“亲一下就不痛了”。

后来,莫小朵打电话给弟弟莫力桑“我只知道你小时候很肉麻,会在母亲节的时候送妈妈菜花,送我一朵路边的紫云英,长大后,我喜欢研究花语,你知道紫云英是什么意思吗,是幸福。真不知道这种猪饲料居然有这么美的含义,啧啧啧,小子从小这么有才,所以你把你儿子培养得比你还肉麻真的好吗?你是打算让他当个温柔的小霸王吗?我告诉你啊,要男子汉就男子汉,要娘就让他自然娘!”

似乎一切又回到从前。黄昏里追着莫力桑跑了整整三条街。

莫小朵和卡卡

不用担心,看似逞强的我们,在生活里渐渐发白像蜕皮的染漆大门,一块块斑驳得很不像自己。大概是要忘记的时候,浸泡在血液里的漫长的相处记忆重新让血液回流到身体里,生活还在继续,你怎么会怕不够有趣,你怎么会担心最精彩的已然过去,你怎么会说自己不似自己。明明自己就自带着印章呀。莫-小-朵。

打开记忆的宝箱的前提是,你要准确找到埋葬宝箱的地方,它埋在你小时候十步范围里,埋在你长大后三步的距离里,埋在太多大脑皮层的纹路缝隙里,你要寻得到契机去打开它。

融于骨血的亲情啊,带着古老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基因,让我们变成现在的我们,维系着我们割不断的血缘关系,世界会一直变,当奥特曼不再流行,水冰月沉寂在月球,那些穿堂而过的风,带着熟悉的味道,好像可以穿梭回从前。

莫小朵和卡卡的相爱相杀生活仍旧在继续。谁也不知道她在给记忆宝箱存放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宝石,是寄送给未来的自己一封又一封的情书。

AD

童心森林:一家充满童趣的小店

  • 迦南迦南喜欢了这篇文章
  • 3个评论

      很有爱的姑侄关系

      感觉有后续?

      哈哈 cute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