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蒂格鲁小姐的大日子》

Kwanz0 个评论 • 2011年11月2日 下午5:43 • 1,600 次浏览

《派蒂格鲁小姐的大日子》

所有人的生活其实一直都是平淡无奇的,突然,有一天,那个天下人渴望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改变命运的决定性转折点就那么出现了,而且,这个转折不仅彻底改变了原来的人生路径,还让人从此踏上了康庄大道。这是一个人人都会做或者经常做的白日梦,这也就是各种男女版本的《灰姑娘》和《风月俏佳人》、《诺丁山》等等出现和不断被改版的原因。

《派蒂格鲁小姐的大日子》

派蒂格鲁小姐,未婚,没有男友,快给赶出出租的屋子,很想做家庭教师,却往往被当做幼儿保姆以及女仆,战战兢兢地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四十岁的女人,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幸运儿,她幸运地得到了那一天,那命运的天平倾斜了的一天。这便是温妮弗瑞德·沃森写的《派蒂格鲁小姐的大日子》。

四十岁的未婚女子,派蒂格鲁小姐是女作家笔下家教严格家道衰落的淑女,规范的生活要求,使得在生活里按照规则出牌的她,步步艰辛,随时受人欺凌,生活里,这个原本已经成为可有可无的生活在角落里的女子,虽然胆怯却并不曾颓丧,艰辛经历不仅使得她明了人情世故,懂得真爱的价值,还让她在“穷开心”地每周看电影里品味着大众明星艺术的同时还会阅读流行小说,在各种消遣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对生活的达观。

于是,当她走近了那个“不按规则出牌”、居然拥有三个情人、生活乱得一团糟的女子拉福斯小姐时,她的淑女教养,和她那被美国女作家玛格丽泰·密西尔曾在她的名作《飘》中指出的,规矩人家女子对风尘女子都怀有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之下,引发出来的激烈冲突,也引发了她因被需要而激发了很强大的能力,她提供了在含辛茹苦的生活里得到人生智慧,更重要的是她发挥了她身上依然保有的传统的少有的侠气,以女人对一个依赖自己的女人的侠义之气。于是,她毅然出手帮助拉福斯小姐和杜伯里小姐选择最适合她们的归宿,同时,也不经意地为自己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归宿。

因此,这一天,实际上不仅仅是派蒂格鲁小姐的的大日子,也是杜伯里小姐的大日子,同样,还是拉福斯小姐的大日子。说来让人莞尔,这也是属于我的一个大日子,一个当我刚武断地认为在我读过作品的英国女作家中阿加莎·克里斯蒂是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女子时,我突然发现了沃森,并以最快的速度异常开心地就将沃森划入了“大智慧女子”这个范畴的大日子。

有趣的是,当我第一遍阅读时,是紧紧跟随女作家的脚步,亦步亦趋,看着派蒂格鲁小姐一笑一颦地如何戏剧化改变自己和他人的命运,享受这样美妙的故事设计,令我不忍释卷,一气呵成地读完;而当我第二遍阅读的时候,我开始放慢速度去欣赏这个从未经历类似生活和从未实际接触类似人物的作者,欣赏她那英伦式的幽默,发现这个打字员出身并拥有足够多透彻的文字创造力的女作家,其实在敲打那些她转眼就忘记的键盘之余,早已经具有了极其深邃的人生智慧;最后,当我开始整理从中得到的快乐,准备写来给好友分享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在海上这个异常闷湿的深秋阴雨“倒黄梅天”里,这本我所欣赏的,不仅仅给我休闲放松,还让我得到幽默享受的书,更是一本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里,早已经放在了我今天的剩女朋友们面前的励志杰作。

因为,在本书里,命运天平的倾斜并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派蒂格鲁小姐自己一直不断努力,一直不断帮助他人的结果。

作为当年曾被定位“伤风败俗”的这本书,的确在当时是违反了社会规则的,因为女作家提到的作为明星的拉福斯小姐和作为美容院老板的杜伯里,不仅是当时盛年华末的剩女,而且她们身边出现的那吸毒的尼克、殴警的迈克尔、卖女人紧身胸衣发家的乔等等,也都不符合当时的规范,其实,也多多少少有些不完全符合我们今天的规范,如拉福斯小姐这样靠同男人同枕而被捧红的女子,如杜伯里小姐这样靠嫁给老男人而起家的女子,以及书中行走在夜总会,黑夜当做白天,十点还在床上的这些男人们,至今也都还是社会的晦暗面,也并不是为现在社会所认同和推崇的。

然而,就在这样身处“旧规则”里的派蒂格鲁小姐却发现了她们对自己居然无条件信赖,极大地激发了她的乐观心,同时,也促使她给了这两个女子更大的包容和帮助,这虽看似女作家的神来之笔,但细细推敲又顺理成章的:生活乱得一团糟的拉福斯小姐在将一直勇于直面自己的问题、勇于硬着头皮解决自己问题、勇于自己养活自己的派蒂格鲁小姐当做“救命稻草”求助的同时,便已经赢得了派蒂格鲁小姐的信赖和保护,而后者则并凭此信赖和保护欲帮助了“违反她淑女规范”的两个女子,这种人与人之间看似脆弱实则急切和稳定的需要,完全出于本能,沃森写来设计巧妙,并且游刃有余,轻松自然,不仅为同时代更为今天的人们接受并大为赞赏,这样的达观包容,并不带偏见,沃森实在堪称女作家中的个中翘楚。

同时,当沃森在描写派蒂格鲁小姐的命运改变时,对拉福斯小姐和杜伯里小姐来说,也暗藏了人生道路转折点——以前她们靠男人养活自己,而今,依赖勇敢智慧的派蒂格鲁小姐的“运筹帷幄”和“临时发挥”,最后又回归到成为爱自己的男人养活的女子,富贵男抱得心爱美人归,美人嫁得多金有情郎,皆大欢喜。这一切的改变里,其实是从“违反旧规则”到“回归旧规则”的过程,也是人类社会到现在依然不曾改变“喜剧”爱好。果然是应了英国《卫报》在它再版时评论它是“不能解释的跨世纪文化现象”。

当然,这样跨世纪的故事结局很快乐,读者很满足,剩女们都找到了归宿,最重要的是,派蒂格鲁小姐是独立运用自己的智慧赢得了自己未来的幸福。从此,王子与公主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当掩上了书,当微笑渐渐淡去,当思考渐渐到来,当回归小说的背景,那个上世纪的大萧条背景里,那些艰难讨生活的女子,那些尝试改变自己命运,尝试独立生活,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尝试获得真爱的女子,一丝开篇里生活艰辛的阴霾隐隐涌上心头。

虽然沃森从头到尾做足了各种喜剧效果,从职业介绍所主管错误地将征招女仆的拉福斯小姐当做找幼儿家庭教师开始,到最后拉福斯小姐发现这个错误而调侃派蒂格鲁小姐,里面贯穿了很多喜剧意象,很多如“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的幽默欢乐,也正因为“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思考——女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旧规则的淑女才能找到真爱么?

这时候,平素那些评论小说“局限性”的苗头才会淡淡显露,然而,为何总是这样的方式才能获得大团圆的结局呢?为何这样“局限性”的喜剧结果才能满足我们呢?为何其他剩女们最后依然赢得所谓真爱的方式是依靠那个其实穷困潦倒却又坚韧的大龄剩女呢?慢慢再打开书,欣赏上世纪三十年代作者幽默文字的同时,再看看那些线条幽默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配画,或许,答案就在“局限性”里。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或许,局限性才能让一切自然发生。或许,这才是一本真正适合剩女们的翻身记。或许,笑过了,休闲了,快乐了,一切也能水到渠成了。

via

  • DistanceDistance喜欢了这篇文章
  • 上一篇: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