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蝴蝶结

已经迈入十一月了,天气渐渐开始变凉,甜品店开始售卖热乎乎的饮品。手握着热可可的森希,走在回家的马路上。

第二天的清晨五点,森希坐出租车去虹桥机场。换登机牌,太阳升起,光线穿透玻璃,打在森希白色的毛衣上。走进机舱,森希走错位置,和陌生人说完“不好意思”,便低着头找到对的座位坐下。

九点的天空,大片大片的云朵,森希目不转睛地做着白日梦。其他的乘客忍不住,打开手机,趁乘务员不注意,迅速按屏幕。

淡淡的蝴蝶结

飞了近两个小时,到达长沙。沿着指示牌,走向出口。森希满怀希望走着,她想:事隔几年,应该释怀了吧。

看着手机的简讯,走到出口,森希被好朋友小雨叫住,第一次看见小雨,和想象中的一样,清透的女生,举手投足都带着透露着淡淡的气息。我们一起做出租车,经过了好多好多陌生的街道,和一些熟悉的地方,例如:芙蓉中路、香樟东路、书院南路、南郊公园。

森希放好东西,便出门了。长沙的天空,有点雾雾的。走进附近的中南大学,木芙蓉开得灿烂。在未修葺的草坪上,森希被大片的芒草吸引了,南风吹起,芒草在阳光下,泛起点点白光。森希在芒草地呆了很久,看看,走走,转转,停停,自己玩得不亦乐乎,因为和最近看的日剧有相似的场景。

淡淡的蝴蝶结

下午三四点,陆陆续续有同学从教学楼走出来。看见拧着彩色盒的同学,森希眼睛湿润了,似乎看见自己做为美术生眉清目秀的日子。

晚上,给莉雅打电话,森希倚在被子里,抽抽噎噎,莉雅态度强硬地说:“我告诉你,以后不许这样。”森希说:“嗯,要好好告别,不许再对好几年前的自己不安了。”

森希自己对自己说:她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在傍晚漫无目的地行走,突然路灯亮了。远方,银白色的大桥,隔着湘江,霓虹闪烁。落满灰尘的长廊,系上淡淡的蝴蝶结。

回到魔都,森希和平时一样,只是,在日志栏,多了一篇文字:

以为微小的过去,已经孩子气的过去,就算不经意相遇,都能微笑着回忆;
这样坚定的相信,只是为何每一次风吹起,它总会看见我若有所思的表情;
走在陌生人群里,怀念起谁的声音,两只脚踩不到地,仿佛踏着空气;
阳光包覆着身体,这次我不会逃避,又或许想念你,不是我软弱的证明。

淡淡的蝴蝶结

和好友聚会完,森希和莉雅淋着小雨走去地铁站。森希说:“我们不合适。”莉雅的鞋子把梧桐叶踩得响亮。森希问到:“为什么?”莉雅说:“嗯,都刚刚在同一秒。”森希看了看前方铺满路面的梧桐叶,笑起来,莉雅看了看森希,一起傻笑了好久。

领口淡淡的蝴蝶结,迎着风,忽闪忽闪。沿路的商店街,照亮森希和莉雅的脸庞,说着元气满满的小心事。

  • wurh6882wurh6882喜欢了这篇文章
  • 1个评论

      你还记得好几年前工作过的城市?那个时候的你有做到最好的你吗?嗯,我大概那时候也没做好自己。再回去一次,也不那么释怀。嗯,就这样吧,放进自己心里的房间,安心吧。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