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塔数码与塞基斯的崛起

Kwanz0 个评论 • 2011年11月1日 下午11:04 • 2,421 次浏览

《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系列最早源于法国作家皮埃尔·布尔(Pierre Boulle)的小说,1968年改编为同名电影,之后五年(1968~1973)每年一续,讲述人类如何式微、衰亡,而智慧猿族如何产生并发展壮大的故事。这几部电影(和两部相关电视剧集)与《星球大战》系列一样,也堪称好莱坞电影业的一座经典科幻金字招牌,不仅故事复杂,前因后果层出不穷;且主题超前,人与自然的道德观议题即使在今天日新月异的科技水准下也依然前卫。

《人猿星球》

2001年鬼才导演蒂姆·波顿(Tim Burton)翻拍了1968年版的《人猿星球》,可惜口碑不佳;2010年,爆出消息英国新晋导演鲁伯特·瓦耶特(Rupert Wyatt)将指导《人猿星球》第四部《猩球征服》(Conquest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的翻拍,还挺让人担心的——这位名不见经传,只执导过一部电影的瓦耶特(尽管那一部电影的口碑颇佳),能够驾驭这样一部大场面的经典题材科幻片吗?

很幸运,答案是肯定的,当然,这并非瓦耶特一个人的功劳。就看看《猩球崛起》的制作团队吧:维塔数码(Weta Digital)的后期视效,安迪·塞基斯(Andy Serkis)饰演的黑猩猩凯撒,还有旧金山金门桥实景动作捕捉——单这三项,就足以使《猩球崛起》有潜力打破“续集魔咒”,与好莱坞最成功的前传之一《蝙蝠侠:黑暗骑士》(Dark Knight)相提并论。当然,故事本身也决不能忽略,但要谈论《猩球崛起》的最大魅力,那就必须从维塔数码和实景动作捕捉技术说起。

维塔数码是《指环王》、《阿凡达》和《金刚》的后期视效制作公司,曾五获奥斯卡最佳视效奖。自2009年《阿凡达》的创新性三维动作捕捉技术开始,维塔数码一直处于动作捕捉领域的前沿阵地。《猩球崛起》沿用了《阿凡达》的表情抓取技术,扮演猩猩的演员们除了穿着特制紧身衣,由多台固定摄像机全方位多角度的扑捉其动态信息外,还要在面部主要表情肌群上点出绿色的圆点符号,同时佩戴一个特制的帽子,由帽上架起的微型摄像机详细记录表演中面部表情的一切细微变化。此项技术可传输高达95%的演员肢体表演及面部表情信息,配合精良的后期制作,实现无比逼真的成像效果,令观众完全无法区别真人与虚拟人物的交互。

在《猩球崛起》中,核心虚拟人物是安迪·塞基斯所扮演的由人类抚养长大的高智商黑猩猩凯撒。塞基斯是《指环王》中“咕噜”及《金刚》中金刚的扮演者,他在《猩球崛起》中的作用绝对不是为后期制作提供一个可依托的大致模型,相反,他的表演,他的目光、情绪、肢体和细微的面部肌肉变化才是凯撒这个形象的真正灵魂。换句话说,尽管塞基斯不以人物的形象在影片中出现,但他才是《猩球崛起》的真正主角,饰演科学家威尔的詹姆斯·弗兰克(James Frank)不过是给塞基斯打打下手罢了。

为了抓住猩猩凯撒的可能神韵,塞基斯不仅充分运用了他在扮演“金刚”时的经验档案,还从各个角度为凯撒的角色进行了严格准备,比如观看大量的猩猩视频,赴卢旺达专门研究大猩猩,近距离观察黑猩猩的日常起居等。当然,对猩猩的模仿只是起点,毕竟,黑猩猩凯撒具有等同人的智商,塞基斯需要表达的是凯撒在复杂的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一系列情感变化,从欣喜、好奇到困惑、愤怒、冷静、悲恸、成熟,而这一系列多层次的复杂情感演变必须通过一种基于猿类但又超越猿类的方式来表现,同时还不能过分睿智以致成为“人”的表演。要做到这一切,除了塞基斯本身对表演“度”的拿捏,另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是他与其他演员的实时互动。

在《猩球崛起》之前,动作捕捉必须在室内影棚完成,比如《阿凡达》,虚拟人物与真人的互动并不在一个平台上拍摄完成,两个团队各自为政,成果须依靠后期的制作拼接。这意味着演员在表演时,要依剧本想象对方的反应,表演中无法引入随机发挥,或一些细微的“灵光乍现”式细节。在《猩球崛起》中,维塔数码的技术已经演变超越了摄影棚的限制,手提终端摄影机使很多场面都可实景拍摄,比如加州圣布鲁诺灵长类动物保护中心,加州红木森林公园(Muir Woods)等。在猩猩们强行跨越旧金山金门桥向北逃至红木森林公园一节,穿着动作捕捉紧身衣、头戴面部表情微型摄像机的猩猩演员们与塞基斯的凯撒一起与剧中的警察、行人等人物同在真正的金门大桥上追击、打斗,所有的反应、表现都浑然一体。至此,动作捕捉演员们终于正式登上了电影演员之舞台,不再作为“特效职员”屈居二位,这是历史性的进步。

说了这么多《猩球崛起》的技术要素,但技术离开了情节也只不过是干巴巴的二流画面展示而已,那么这个翻拍故事本身是否有趣味有回味呢?

电影令我印象最深的细节是威尔和女友带凯撒到红木森林公园游玩,三岁的凯撒几乎一人多高,身穿半旧红T恤,脖子上戴条狗绳,由威尔松松牵着。凯撒爱极了那些参天高的笔直红木,在林间穿梭不亦乐乎的兴奋劲尚未退温,却在回程的路上看到了带狗游园的游人。凯撒盯着对方手中的狗绳和兴高采烈的狗,低头瞅瞅自己脖子上的项圈,眼里的神采立刻消失了,那表情充满了困惑不安。

这个简单的场景没有血肉横飞的激烈打斗,也没有唇枪舌剑的道德辩论,但问题的尖锐与对矛盾的预期都被表达得准确无误。不可否认,《猩球崛起》中不乏脸谱化的猩猩与人物,也颇有几场不怎么靠谱的说教和煽情,但作为电影灵魂的凯撒,他的成长、困惑、悲伤、愤怒却都是那么的真实。这是一个没有台词全靠目光与表情来抒发内心的不寻常角色,有了他,《人猿猩球》的意义才成为可能。这是属于维塔数码与塞基斯的成功。

via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