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陌生给你温柔

Kwanz5 个评论 • 2014年5月24日 下午8:44 • 3,729 次浏览

坐在电脑前,打开“记事本”,其实并不是每次都在心里想好了要写什么。比如这次,就只是为了留住某种转瞬即逝的情绪而不想让它悄悄溜走。最近在读《深夜食堂》的原版引进漫画,几乎篇篇看到最后都是这种感觉。

深夜食堂:陌生给你温柔

每当结束一天的忙碌,如果没有加班,总要等上一会儿才能从一种角色中缓过神来,就像略为失去弹性的橡皮筋,张紧的久了,自然恢复要慢一些。离开公司走在回家的路上,看黑暗慢慢吞噬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高楼,看雾霭和着更近处的路灯光照出一团毛线一样的安详,心中总有些许不安的挣扎。人生与梦想是早上的话题,公平与正义似乎吃午饭的时候说更合适,那么晚上又该聊些什么呢?这时候如果仅仅起了一阵清风,吹散了记忆,却带来了旁边低矮的居民楼里阿婆烧的阵阵菜香,那么好,我们来聊聊日子吧,就是生活。

那个每晚都要出门跑步的大叔刚刚喘着粗气从身边掠过,好久之后那股汗味依然挣扎着不想老去;晚归的高中生骑着自行车成群结队的在路上碾着歪歪扭扭的“之”字;年轻的情侣坐在树下的长椅上,或者小伙枕着姑娘的腿,或者姑娘倚着小伙的肩;老大爷手提着收音机,里面放着《红灯记》;大娘手里一段绳子连着一条狗,却被狗牵着东倒西歪的向前慢慢挪;每当红灯亮起,排队等候的汽车们喷出无聊的尾气,在车灯的映照下把远处的街景烤化了,慢慢流下来,流到嘴角,被人用纸巾一抹,揽过辣椒罐,挖了两大勺,拌进面里,嘬两口二锅头,望着街对面那一家大酒店,门口的保安正在指挥一辆黑色的奥迪,嘴里洪亮却毫无意义的喊着“倒!倒!倒!”;车里的人握着一束大红玫瑰,刚一下车,手没拿稳,花跌落在地上,落了一地款款深情;小区的大叔双手掐腰,站在门口和过路的业主嗨嗨地打着招呼;带着眼镜的年轻妈妈左手提着一袋子蔬菜,右手提着刚背得动书包的小男孩;公交车站等车的人,焦急地望着来车的方向,似乎在等待一个逃离的机会,谁都不想被落下。

公交车“吱”地刹车,“呲”一声将车门打开,人们推搡着踏上,硬币“叮呤,叮呤”一个接一个地落下;人上的差不多了,“呲”一声车门关闭,公交车因为满载,“嗡”地费了好大力气才动起来,“突突突”开始加速;人们整齐划一地向行车反方向微微倒去,直到汽车的声音正常了,才都一个个正起身来,就好像一群人看电影看完了片尾的字幕。公交车里点着昏暗的灯光,除了偶尔的报站声,只剩下奇特的城市安静。旁边的两个女学生嘁嘁的说着悄悄话,一个说着,另一个脸微微发红;她们身边的小哥坐在窗边,穿着廉价西服,头靠在玻璃上,戴着耳机,眼睛不眨地望着窗外,耳机里面的音乐微微溢出,“黑夜的颜色,能否黑一点?”窗外刚好路过一片住宅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两盏相隔甚远的窗同时亮起灯来,两位女主人刚回家,老公都刚好在外面吃;一个老婆婆抱着小孩子,坐在老人专座上,头因为瞌睡,慢慢不受控制,整个身子略略压着身旁的那个站着的中年人;中年人灰暗的眼睛注视着公交车外某个亮点,那亮点因为没有聚焦而变成一个朦朦胧胧的圆盘,他也就任凭万家灯火肆意的燃烧着自己生命;许多人捧着手机,手指不停在动脸上带点微笑的正在聊天,手指不动的人在看小说或者微博。到了下一站,又是一串的全新的“吱”,“呲”,“叮呤,叮呤”,“呲”,“嗡”,“突突突”;人们因为上下车的变动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然后又是奇特的城市安静。

深夜食堂:陌生给你温柔

我有一个不算坏的特质:我能够在陌生人当中泰然自若——我喜欢他们,他们教给我生活,教给我日子。还记得当年,我还处在谈理想的年龄,总是特别不屑于过“陌生人”的生活,他们日复一日,平凡无奇,一瓶啤酒几串羊肉就可以回忆过去。但是过了那个年龄,我才慢慢发现,人活着需要一种市井气的爱。陌生人能给我的,就是时刻提醒我不要忽视自己这种能力,爱生活的能力。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你永远不会认识,一小部分会和你点头微笑,更小部分会和你开口说话,没谁会和你成为真正的朋友。不过这也是最好的地方,你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是礼貌的问候,有节制的安慰,以及最小剂量的温柔。你周围的陌生人就好像热茶里腾起的烟雾:围绕着你却不会融化你。

这时候,我总爱掏出包里的一本《深夜食堂》,津津有味的看起来。这是我看的第一本漫画书,却没办法不被深深吸引,因为里面的故事讲的就是陌生人之间的一种奇特的联系。这本书告诉你,一座大城市里,偶尔需要温柔的人,原来有这么多:黑帮大哥,gay吧老板,舞女,教授,色情片演员,公司白领,大学生,退役水手。他们彼此间发生的再平常不过的故事,却是陌生人能给你的,最感动的温柔。在深夜食堂,联系起大家的美食,甚至也带一些“陌生”的味道—“菜单很简单,客人可以随意点菜,只要是我会做的我就做”。

“吱”,“呲”,“叮呤,叮呤”,“呲”,“嗡”,“突突突”,我下车了。你问我晚上吃什么?我把《深夜食堂》放回包里,走进一家我家楼下的小饭店。

“来啦”老板娘热情招呼。

我点点头,找个位置坐下。

邻桌的大伯咽下一口面:“最近忙不忙?”

“还好!”听到我说话,另一个常来吃饭的阿姨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

“吃点什么?”老板娘没拿菜单,只是走过来问。

想到刚刚在车上看到的漫画,我脱口而出“砂锅乌冬面!”

老板娘奇怪地看着我;“那日本人的玩意儿,我这里哪里有做?来份砂锅米线吧,估计差不多。”

“好啊。”

文:米周(致谢)

号外:迷糊娃官方新书《每个女孩都是生活家》已经上市,支持我们请移步豆瓣读书点击“想读”吧: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80916/

  • KwanzKwanz喜欢了这篇文章
  • 小爱小爱喜欢了这篇文章
  • vivovivo喜欢了这篇文章
  • PrettyPretty喜欢了这篇文章
  • LuoLiLuoLi喜欢了这篇文章
  • ZDQ.4ZDQ.4喜欢了这篇文章
  • andyandy喜欢了这篇文章
  • 5个评论

      我刚发的话题,关于归属感,大家来讨论一下:

      http://www.mihuwa.com/topic/52282/

      写得真好,我也特别喜欢坐公交车,然后看着车上的乘客各种不同的面容,会陡然生出岁月静好的感觉,似乎心中多了一点悲悯之心。

      带着眼镜的年轻妈妈左手提着一袋子蔬菜,右手提着刚背得动书包的小男孩;

      我看的是《深夜食堂》电子版漫画,又看了电视剧,照着漫画里的菜谱做了好几道菜。其中做的鸡蛋三明治最为好吃!

      多读书,多充实自己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