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下,白露凝

时间在以毫米每秒的速度远离,天微微亮,光照进来,木地板不知何时已经被光线悄无声息地铺满。

夏坊的另一条街,稀疏的喜悦,像从遥远的河流彼岸传来的笑声,填充着秋天特有的凉爽空气,在半梦半醒间轻柔摇晃。

森希在五点半准时醒来,用三分钟的时间唤醒沉睡的身体,起床梳洗。十几分钟过后,合上房间门,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向地铁站。

地铁站里的时钟正正的竖立着,六点整。森希说:“迟了。”顿了顿,复又喃喃到:“真的要迟到了。”手机里传来莉雅的简讯:快到了吗?森希着急起来。

木叶下,白露凝

出地铁,森希坐上出租车,去虹桥站。延安高架川流不息,车窗外高楼林立。早安的上海,温凉如水。稠密不规则状的白云漂浮在天空中,橙色的光线柔和地照耀在森希的脸上。

在25站台的中间,看见了莉雅。她左手拿着costa coffee,衣着蓝色格子衫。

检票,进站,列车缓缓前行。森希在问“莉雅世界里的旅行,发生在时光里的颜色风景,人物场景,写着满满的好奇和未知。”

白露城的天气风和日丽。森希和莉雅坐公车去了外城,一弯窄窄的河道消失于远方。

外城坐落在平缓的丘陵间,初生的小小青荷,铺满池塘的湖面,曲折的吊桥通往湖心亭,亭内相谈正欢。见有陌生人来访,少女连忙问候:“尝尝新茶,来着都是客人。”

森希和莉雅相视便坐下,各自举起茶盏,凝视片刻,慢慢的饮起来。森希悄声说:“好喝,香远意清。”少女缓缓起身,从木盒里取出两枝白色的花,郑重地拿给森希和莉雅:白晨花,开在幽暗中的淡雅的小白花。

木叶下,白露凝

接过花朵,森希和莉雅会心地笑了,宝贝起如此别致的礼物。转身离去,风铃在木屋窗前吟唱着琅琅音韵。白露迷迷,清风徐徐。三秋桂子,十里荷塘。木屋隐约,百草细语。

随着石子路的延伸,看见了墓碑里的故事,长眠异乡土地的公主,暗恋邻国皇子的凄美爱情。临水而立的阁楼里放着前辈们充满想象的绘画,仿佛画纸里藏着永恒的秘密。森希呆呆地看着,想把所有的颜色、雾起来的线条记在脑海里,那双眼眸澹如秋水。

千樱道有纷繁的蜿蜒小路,种有成片成片的樱花树。杂草丛生的墓园,有白色石像安眠于此。迂回曲折的回廊上,檐角处处亮着红灯笼。一切自然有序,漫延了整片天地。

途中累了,森希和莉雅便坐下来休息,树林的风,清澈又热烈,敲得他们沙沙作响。森希和莉雅什么都没说,一直听着这声音,直到悄悄停止,才继续前行。

暮色将晚,森希和莉雅手牵手走在深深浅浅的树影中。莉雅说:“街上怎么没有人呢?”握紧莉雅的右手,森希回答着:“不怕,小点声,一直走就到了。”莉雅又说:“要是我们走错方向了,走不到酒店呢?”森希考虑了一会,看着前方移动的月亮,说:“嗯,不会的,和你一直走下去,就会到的,天亮说晚安吧。”

时光细腻珍贵得像放慢了下来,森希和莉雅一边做着梦,一边微微地笑了。醒来的时候,阳光在草地上飞扬,我们就这样走到日光倾城的地方,追着风逆着光,去更慢的世界流浪。

  • 沐紫沐紫喜欢了这篇文章
  • 3个评论

      小舞绘梓小舞绘梓 来自iPhone楼主

      木叶白露语!

      暮色将晚,森希和莉雅手牵手走在深深浅浅的树影中。莉雅说:“街上怎么没有人呢?”握紧莉雅的右手,森希回答着:“不怕,小点声,一直走就到了。”莉雅又说:“要是我们走错方向了,走不到酒店呢?”森希考虑了一会,看着前方移动的月亮,说:“嗯,不会的,和你一直走下去,就会到的,天亮说晚安吧。”

      看完全文,这段印象太深刻了,一直有这个画面在眼前浮现。这应该是本小说?

      @Hello 嗯,以后会写。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