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家

难得一次的长假,在家呆了十来天,终究也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一年中的其他日子,一到法定假期前后,家里总会打来电话,怯生生地问是否会回家个几天,想着路途遥远时间紧凑,咬咬牙还是拒绝了。挂了电话之后却总是想到那头母亲理解又略感失望的表情。

年前问清楚了我回家的时间,母亲便开始了每日两三个电话的问候,不断更新回家的倒计时,想着准备些我欢喜的吃食,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叮嘱一路小心。只是真正到家了,温存也不过两三天。人总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那女儿大抵是母亲上辈子的仇人吧,所以这一世才会来到世上这样折磨她。怀孕时辛苦,生产时辛苦, 养育时辛苦,放飞时更辛苦。跟母亲相处的日子,明明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却常常引发争吵,气得两人都语塞良久。

此心安处是吾家

这种状况持续到临别前才会好转一些。要离开前的两三天,母亲忽的就软了下来,虽说嘴里仍旧不饶人,只是早就从当初尖酸刻薄的批评变成絮絮叨叨的无奈。一面想尽了办法恨不得把所有我喜欢的菜肴端上餐桌,一面把我的行李箱打开反反复复装了几遍,塞了又塞,一面还是不停声讨着我的“罪状”,只低声抱怨说女儿总归是留不住的。

到了真正出发的那天,父亲开车送我去机场,路上一遍遍地交待注意事项,打听着下次回来的时间,母亲却难得的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拽着我的行李,仿若行李在她手上,我就可以不用离开。说不愿或许太虚假,但的确没有人舍得离开,却没有人说出口,也许大家早就形成共识,都明白这是无法更改的结果。挥手说再见后,便只能狠心不回头,最怕一回头,便是真正走不了了。

此心安处是吾家

在心中编排着一个个不得不走的理由,却比谁都清楚这些所谓的理由都一个比一个的自私。那些所谓的似锦前程,那些所谓的梦想与未来,也不过是想让离开的步伐能够更加决绝,能够更加的理直气壮和心安。总怜惜在走与留之间挣扎的自己,总心疼只身一人在外的自己,可是也许还需要很多年后才会明白放手的人会有多煎熬。

不是没有羡慕过四处流浪的人儿,刚刚离家的时候,恰好看到周嘉宁的 《一个人住第三年》,心里是满满的小骄傲,总想早早的逃出去,总觉得独立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两年前遭遇低谷,不敢回家,随便买了张车票就踏上了西去的火车,经过华北平原的一个小镇时恰是傍晚,散落在苍茫大地上的一栋栋小楼房里悄悄升起一缕缕炊烟,召唤着晚归的家人。路灯开始点亮,行人开始加快步伐拼命往回赶,生怕让家里的那盏灯、那个人等太久。彼时彼刻,就像所有人都有个目的地,只有我,永远是个过客,不知道该去向何方。

此心安处是吾家

春节跟父母回祖籍拜祖庙,父亲算了算,我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回去了,老家也早已是物非人非,很多小辈自出生之后就没见过我。多年之后相见,早已不是个归人,反而像是个游客,面对陌生的城市,熟悉的人,手足无措。再过半年,我又要去往更遥远的地方,明年的春节,注定又要独身在异国他乡。往后几年,我也不确定自己会在哪里,离家多远。我总安慰自己,既然早就背弃了“父母在,不远游”,便只能尽力做到“游必有方”。

这些年,仗着爱与包容,固执往前走,狠心不回头,内心却一直在奋力呼喊:“请一定一定要等我”。

文:张君雅。原文标题:父母在,不远游(致谢)

  • blossom412blossom412喜欢了这篇文章
  • Tracy101Tracy101喜欢了这篇文章
  • mengchachamengchacha喜欢了这篇文章
  • 下一篇:

    1个评论

      风继续吹 来自iPhone

      有点感伤,同样做不到"人在哪里,家在哪里"。这些年无论走到哪,心还是维系在原处。
      话说明天清明吧?

    登录 后发表评论。没有帐号?注册 一个。